tudou
活动图片       
在线留言       
[01-08]公司承诺未履行
[06-14]恶狠狠地拉屎撞死狗日的孙国死地磊它娘...
[06-14]车祸撞死孙国死地磊151531552...
[05-13]死曹莉莉血娘曹得癌/
[05-11]咨询
[05-03]工作
[10-12]加盟退费纠纷
[10-04]脑疯瘫13964011322
[10-04]车祸死
[10-04]脑疯瘫
[09-17]身份信息被盗用
[09-17]律师事务所高效推广方案
[07-14]型事案件
[06-28]查婚姻状况
联系我们       

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杨律师


电话:0531-67885110 / 18615527956


地址:济南市槐荫区西客站绿地中央广场C3地块A座23层(日照路临沂路西南角)

因业务发展,招聘优秀律师、实习律师,研究生学历优先,中共党员优先。

知识产权
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代理特许经营权合同纠纷案例
更新时间:2020-11-13

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杨勇军律师代理魏某某诉山东某文化传播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胜诉

2020年4月,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杨勇军律师接受原告魏某某的委托,代理魏某某诉山东某文化传播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杨律师认真听取了当事人陈述,查阅了相关法律,收集了有关证据,出庭参加了诉讼,经法院审理,判决文化传播公司返还魏某某加盟费XX万元,赔偿魏某某支出的律师费X万元,有力地维护了魏某某的合法权益。

一、简要案情

2018年10月20日,原被告签订《加盟合作协议》,合同约定原告加盟被告的“XX长APP平台”、X学讲堂终端设备项目,在代理区域内参与被告XX长APP平台的市场开发、推广、客户管理及品牌维护、服务,以及X学讲堂终端设备的布放、维护等工作,合同期限为2年,代理区域为山东XX,加盟费用为XX万元。合同签订后,原告于2018年10月25日、2018年10月31日通过银行转账向被告支付了加盟费共计XX万元,但被告却一直未提供“XX长APP平台”及X学讲堂终端设备。因被告不履行合同主要义务,原告于2019年12月下旬向被告提出解除合同,要求被告返还加盟费。被告虽口头答应,但一直以各种理由拖延,未退还原告的加盟费。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委托杨勇军律师向法院提起诉讼。

二、诉讼请求

1.判令解除原被告签订的《加盟合作协议》;2.判令被告向原告返还加盟费XX万元,并自2020年3月29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年利率6%支付利息;3.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律师费损失X万元(约定风险代理,按XX%支付律师费);4.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三、审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于2020年8月4日作出判决,完全支持了原告魏某某的诉讼请求,原告对诉讼结果比较满意。

四、杨勇军律师说案

(一)原被告双方缔结的合同性质属于特许经营合同。双方于2018年10月20日签订的《加盟合作协议》主要内容为:被告以合同形式将其拥有的“XX长APP平台”、X学讲堂终端设备项目的品牌、专有技术等经营资源许可给原告使用,原告按照合同约定在统一的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原告于2018年10月25日、10月31日通过其名下卡号为62122XX581的工商银行卡,向被告指定的账户分别转账XX万元、XX万元,共计转账XX万元,被告于2018年11月6日向原告出具了收款收据。根据《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的规定,该《加盟合作协议》属于特许经营合同,应受《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约束。

(二)原告有权单方面解除双方订立的《加盟合作协议》。首先,原告可根据《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的规定解除合同。《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十二条规定:“特许人和被特许人应当在特许经营合同中约定,被特许人在特许经营合同订立后一定期限内,可以单方解除合同”。该条款实质是对“冷静期”的规定,目的是为了保护被特许人,以缓冲被特许人的投资冲动,赋予被特许人可以反悔的权利。虽然原被告在涉案合同中未约定此条款,但在合同签订后的合理期限内,原告作为被特许人仍可以依该条例规定单方解除合同。其次,原告可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二)、(三)款的规定解除合同合同签订后,被告XX公司一直未向原告提供“XX长APP平台”、X学讲堂终端设备,未履行合同主要义务。原告自合同签订后,即不断与被告X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闫某某沟通,要求尽快将“XX长APP平台”、X学讲堂终端设备交付使用,但闫某某一直拖延,未履行合同义务。2019年12月下旬,原告给闫某某打电话,要求解除合同,退还加盟费,闫某某在电话中同意解除合同,退还加盟费,但此后闫某某就不再接听原告的电话,也不回复原告的短信和微信。2020年3月下旬,原告专门赶到济南,前往XX公司办公地协商,但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关门停业。本案中,被告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并且后期被告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主要债务,原告可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二)、(三)项的规定解除合同。第三,原告已于2019年12月下旬、2020年3月29日明确通知被告,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加盟合作协议》。2019年12月下旬,原告给闫某某打电话,要求解除合同,退还加盟费,闫某某同意解除合同,退还加盟费,但此后闫某某就不再接听原告的电话,也不回复原告的短信和微信。原告于2020年3月29日再次通过微信和短信告知闫某某,合同签订后,因XX公司未履行合同义务,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原告明确要求解除合同,退还加盟费用XX万元。

(三)原告有权要求被告返还原告支付的加盟费等费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本案中,原告在双方签合同后未实际开店经营,也未实际利用被告的经营资源,原告在合理期限内向被告明确提出解除合同。故其要求被告返还XX万元加盟费符合法律规定。

(四)被告应向原告支付自起诉之日起的利息。原告多次向被告协商退款,被告均不予理会。因被告拒绝退款并占用了原告的资金,给原告造成了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既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之规定,被告应向原告支付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以XX万元为基数,自2020年3月29日起按照年利率6%计算至实际履行之日止。

(五)被告应当赔偿原告因实现债权支出的律师费损失X万元(约定风险代理,按X%支付律师费,已实际支付3000元)、诉讼财产保全保险费615元。原被告双方于2018年10月20日签订的《加盟合作协议》第十四条第2款约定,因一方行为而导致对方损失的,该方应赔偿对方全部损失,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保全费等。本案中,原告为保障诉讼的顺利进行,于2020年3月31日与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签订了《民事案件委托代理合同》,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后,指派杨勇军律师作为本案原告代理人,代理费为X万元(已实际支付3000元),有合同和收据为证。根据《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的规定及《加盟合作协议》第十四条第2款的约定,被告应当赔偿原告支出的律师费X万元、诉讼财产保全保险费615元。

返回
友情链接: 济南刑事大律师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济南重大刑事案件律师   经济犯罪   暴力犯罪   刑事辩护   统河法律学术   杨统河律师   杨统河律师   刑事律师   山东刑事律师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Copyright by 2012-2021 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 鲁ICP备12023923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杨律师电话: 13573787148     地址:
济南市槐荫区西客站绿地中央广场C3地块A座23层(日照路与临沂路交叉口西南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