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dou
活动图片       
在线留言       
[01-08]公司承诺未履行
[06-14]恶狠狠地拉屎撞死狗日的孙国死地磊它娘...
[06-14]车祸撞死孙国死地磊151531552...
[05-13]死曹莉莉血娘曹得癌/
[05-11]咨询
[05-03]工作
[10-12]加盟退费纠纷
[10-04]脑疯瘫13964011322
[10-04]车祸死
[10-04]脑疯瘫
[09-17]身份信息被盗用
[09-17]律师事务所高效推广方案
[07-14]型事案件
[06-28]查婚姻状况
联系我们       

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杨律师


电话:0531-67885110 / 18615527956


地址:济南市槐荫区西客站绿地中央广场C3地块A座23层(日照路临沂路西南角)

因业务发展,招聘优秀律师、实习律师,研究生学历优先,中共党员优先。

劳动工伤
统河律师代理工伤认定成功
更新时间:2021-11-28
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8)鲁0102行初122号
原告济南金建玮业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济南市。
法定代表人李国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郭凯文,山东大正泰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济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山东省济南市。
法定代表人王壮,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涛,济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政策法规处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高云琪,济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保险处工作人员。
第三人朱某某,女,汉族,1993年出生,住济南市历下区。
委托代理人杨统河,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婷婷,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济南金建玮业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告金建玮业公司”)不服被告济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被告市人社局”)作出的编号G2017050008《工伤认定书》,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8年3月30日受理后,依法向被告市人社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朱某某与被诉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2018年7月12日,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金建玮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凯文,被告市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高云琪,第三人朱某某的委托代理人吴婷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金建玮业公司诉称,第一、第三人所受伤害并非在下班途中,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三章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不属于工伤范围。原告公司考勤制度为9:00——18:00,第三人发生交通事故时间为2015年9月18日22时20分,该时间明显超出第三人下班回家的合理时间,第三人在工伤认定程序中提交的加班证明是伪造证据;第三人交通事故发生地点为北园大街华滨环联路口,并不在第三人从原告公司驻地回其住处的合理路线上。因此,原告认为第三人所受伤害不应构成工伤。第二、原告与第三人之间并非劳动关系。第三人在工伤认定程序中提交的其与原告之间的《劳动合同》是伪造证据,第三人与原告不存在劳动关系,而是劳务关系。第三人于2015年9月初开始为原告提供劳务(具体为淘宝美工工作),双方约定第三人按具体工作量(淘宝网店用详情页、海报制作等)收取报酬,并非按月发放工资,不受原告考勤制度约束,双方并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也不缴纳社会保险。至第三人发生交通事故时,因第三人仍处在熟悉劳务工作内容的阶段,且时间较短,双方尚未结算过劳务报酬。因此原告与第三人之间并非劳动关系,而是劳务关系。第三、原告因客观原因于2018年1月26日收到《工伤认定书》,现于法定期限内向贵院起诉。原告为自然人独资企业,于2016年5月27日发生重大公司变更,原股东李建媛将其所有股份转让给现股东李国良,企业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监事等一并发生变更(即原股东将公司整体转让给现股东)。公司转让时第三人交通事故已发生,但现股东并不知情。本案涉诉《工伤认定书》既未有效送达至转让后的原告法定代表人,也未送达原告负责收件的人或诉讼代理人。原告现法定代表人李国良于2018年1月方才收到并知晓该《工伤认定书》。因此原告认为原告知道或应当知道该《工伤认定书》的时间应为2018年1月26日,被告在送达相关文书时出现瑕疵,导致原告未能及时参加工伤认定程序,也未能及时收到《工伤认定书》,从而无法在该程序中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并最终导致原告遭受不应有的损失。综上,请求判决撤销被告市人社局作出的编号G2017050008号《工伤认定书》。
被告市人社局辩称,第一、本机关在作出工伤认定决定过程中查实:第三人朱某某,女,济南金建玮业商贸有限公司职工。2015年9月18日22时20分左右,朱某某下班途中骑电动车行至济南市历城区北园大街华滨环联路口处,发生交通事故受伤。经医疗机构诊断为:右足开放性外伤、右足皮肤脱套、右跟骨粉碎骨折、右足跟骰关节脱位、右外踝骨折、右足多发趾骨骨折、全身多处皮擦伤。历城区人民法院判决对方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原告称:“与第三人是劳务关系,第三人不是在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我局认为与事实不符,理由如下:原告与第三人在2015年5月10日签订了自2015年5月10日至2018年5月9日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根据第三人提交的证人证言、聊天记录截图等证据也可以认定第三人发生事故当天处于加班状态。根据济南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历城区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朱某某上下班路线图认定第三人系因下班回家途中发生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受伤。因此我局认定第三人所受伤害为工伤符合法律规定。第二、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据此,我局依法认定第三人所受伤害属于工伤,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第三、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之规定,我局为本市行政区域内工伤保险管理工作的行政主管部门。2016年7月18日,第三人向我局提起工伤认定申请,因缺少材料,我局一次性告知其需要补充的全部材料。2017年3月7日,第三人向我局补齐材料,我局予以受理,2017年3月7日我局向原告送达限期举证通知书,告知原告具有申辩举证的权利和义务,2017年3月20日,原告向我局回复申辩意见。2017年5月6日,我局作出了编号G2017050008号《工伤认定书》,并于2017年5月22日向原告邮寄送达。原告在2017年5月23日进行签收。根据原告的行政起诉状可知原告是在2018年3月19日提起诉讼的。显然已经超过了6个月的诉讼时效。综上,请求法院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第三人朱某某述称,原告的诉讼请求超过诉讼时效;原告与第三人是劳动合同关系;原告与第三人签订了劳动合同,上边盖有原告处公章,属于原告的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伪造行为。
经审理查明,2016年7月18日,第三人朱某某向被告市人社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书》,因缺少材料,被告市人社局当即开出补证通知书,一次性告知其需要补充的全部材料。2017年3月7日,第三人朱某某补齐材料后,被告市人社局予以受理,并于当日作出(2017)济人社伤限字第0304号《限期举证通知书》向原告营业执照登记地址邮寄送达,该邮件于2017年3月12日妥投。
2017年3月20日,原告济南金建玮业公司向被告市人社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辩意见书》一份,主要内容为:“申辩人:济南金建玮业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济南市'style='cousor:pointer'>:济南市,法定代表人:李国良。申辩人于2017年3月13日收到贵局送达的《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2017)济人社伤限字第0304号,现就申请人的主张提出申辩意见如下:一、申请人受伤时间不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也不属于在上下班途中,不符合工伤认定标准。……。二、申请人所述与实际情况不符,且有悖情理。……。请贵局依据本案实际情况,驳回申请人申请,以维护申辩人的合法权益”。
2017年5月6日,被告市人社局作出编号为G2017050008《工伤认定书》,并通过特快专递方式向原告营业执照登记地址邮寄送达,该邮件于2017年5月23日妥投。原告庭审中称因公司发生变更,导致该《工伤认定书》邮件长时间未能到达原告手中,原告于2018年3月19日向本院提交诉状。
另查明,原告济南金建玮业公司营业执照登记法定代表人为李国良,住所地济南市'style='cousor:pointer'>为济南市。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原告的起诉是否超过起诉期限。根据《工伤认定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自工伤认定决定作出之日起20日内,将《认定工伤决定书》或者《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受伤害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和用人单位,并抄送社会保险经办机构。《认定工伤决定书》和《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的送达参照民事法律有关送达的规定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以法院专递方式邮寄送达民事诉讼文书的若干规定》第九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即为送达:……;(三)受送达人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其法人的法定代表人、该组织的主要负责人或者办公室、收发室、值班室的工作人员签收的。”、第十一条规定:“因受送达人自己提供或者确认的送达地址不准确、拒不提供送达地址、送达地址变更未及时告知人民法院、受送达人本人或者受送达人指定的代收人拒绝签收,导致诉讼文书未能被受送达人实际接收的,文书退回之日视为送达之日。”本案中,被告市人社局于2017年5月6日作出编号G2017050008《工伤认定书》并向原告邮寄,收件人为“李国良”,收件地址为“历城区辛甸花园12号楼3单元402号”,根据特快专递(EMS)邮件查询,该邮件于2017年5月23日妥投。虽然原告诉称因公司发生变更等原因,导致该《工伤认定书》邮件长时间未能到达原告手中。但是,首先,2017年3月7日,被告市人社局在受理第三人朱某某的《工伤认定申请》后,向原告邮寄送达了编号为(2017)济人社伤限字第0304号《限期举证通知书》及相关工伤认定申请材料,收件人为李国良,收件地址为“历城区辛甸花园12号楼3单元402号”。原告在2017年3月20日向被告市人社局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辩意见书》中明确说明“申辩人于2017年3月13日收到贵局送达的《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2017)济人社伤限字第0304号”,且该申辩意见书中也加盖了原告的公章,由此可证实原告已经实际收到被告市人社局寄送的相关工伤认定材料。其次,在工伤认定期间,原告的营业执照登记信息及原告向被告市人社局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辩意见书》中均载明“法定代表人为李国良,住所地为历城区辛甸花园12号楼3单元402号”,而被告市人社局向原告邮寄《工伤认定书》的邮寄详情单中所载收件人、收件地址与上述信息一致。第三、原告诉称因公司发生重大变更系发生于2016年5月27日,变更后的法定代表人对此事不知情。本院认为,原告营业执照记载的发证日期为2016年5月27日,可以证实原告所称的公司发生重大变更情况属实,但本案中涉案工伤认定程序发生于原告所称的公司重大变更事项之后,且被告市人社局所邮寄的相关工伤认定材料,原告均已收取并向被告市人社局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辩意见书》,故原告所称公司变更后对于涉案工伤认定情况不知情的意见与事实不符。综上,被告市人社局向原告邮寄送达《工伤认定书》的行为并无不当,该邮件于2017年5月23日妥投,应视为已送达原告。原告诉称于2018年1月实际收到该《工伤认定书》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本案中,被告市人社局作出的编号G2017050008《工伤认定书》已于2017年5月23日送达原告,并且在该《工伤认定书》中已告知了诉权和起诉期限。原告于2018年3月19日向法院提交诉状时已经超过6个月的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故原告的起诉应不予受理,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济南金建玮业商贸有限公司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 文
人民陪审员 张 美
人民陪审员 王云鹏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徐 睿
书 记 员 娄天芸
返回
友情链接: 济南刑事大律师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济南重大刑事案件律师   经济犯罪   暴力犯罪   刑事辩护   统河法律学术   杨统河律师   杨统河律师   刑事律师   山东刑事律师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Copyright by 2012-2021 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 鲁ICP备12023923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杨律师电话: 13573787148     地址:
济南市槐荫区西客站绿地中央广场C3地块A座23层(日照路与临沂路交叉口西南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