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dou
活动图片       
在线留言       
[01-08]公司承诺未履行
[06-14]恶狠狠地拉屎撞死狗日的孙国死地磊它娘...
[06-14]车祸撞死孙国死地磊151531552...
[05-13]死曹莉莉血娘曹得癌/
[05-11]咨询
[05-03]工作
[10-12]加盟退费纠纷
[10-04]脑疯瘫13964011322
[10-04]车祸死
[10-04]脑疯瘫
[09-17]身份信息被盗用
[09-17]律师事务所高效推广方案
[07-14]型事案件
[06-28]查婚姻状况
联系我们       

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杨律师


电话:0531-67885110 / 18615527956


地址:济南市槐荫区西客站绿地中央广场C3地块A座23层(日照路临沂路西南角)

因业务发展,招聘优秀律师、实习律师,研究生学历优先,中共党员优先。

劳动工伤
统河律师代理员工:不可将该风险全部转嫁予劳动者
更新时间:2021-11-28
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鲁0104民初184号
原告:山东美能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济南市。
法定代表人:郭茹,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武连戈,济南槐荫北晨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李全,男,1987年5月20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敏,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凯悦,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山东美能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能达公司)与被告李全劳动争议一案,本院于2020年1月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20年3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第一次审理。原告美能达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武连戈,被告李全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敏、李凯悦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20年5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第二次审理。原告美能达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武连戈,被告李全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敏、李凯悦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美能达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李全返还35410元;2.本案诉讼费由李全承担。
事实与理由:李全以前是我单位的职工,具体工作岗位为汽车养护。2019年8月13-14日,鲁A1D576号机动车在我单位进行保养维护,具体为更换变速箱、差速箱、分动箱油。因李全个人原因,操作失误,分动箱油未加,导致该车辆于2019年8月15日行驶中分动箱破损。事后,经过李全与案外人鲁A1D576号机动车车主郝立才达成协议,由李全个人负责赔偿车辆维修的一切费用,含维修费、拖运费及产生的其他检查费用等,包括由于该次事故导致的车辆部件或维修的费用。李全一次性赔付20000元给受损方车主,该费用含一切经济损失,三个工作日内付清。上述车辆维修费15410元和赔偿金20000元,共计35410元,均由我单位垫付,但李全拒绝向我单位支付垫付款。为此,我单位申请劳动仲裁,要求李全返还35410元上述垫付款,济南市槐荫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济槐劳人仲案字〔2019〕第1536号《仲裁决定书》以我单位的请求事项不符合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会受理范围,决定不予受理。综上所述,李全的上述过错行为给我单位的声誉造成恶劣影响,经济蒙受损失。为此,我单位为维护合法权益,特向贵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决。
李全辩称,一、我是美能达公司员工,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鲁A1D576车辆损害。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由美能达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二、涉案《协议书》虽然是我以个人名义与郄立才签订的,但是鉴于我是美能达公司员工的身份,通过郭茹的两笔打款记录可知美能达公司认可协议书的约束并按协议如数进行了赔偿,我签订协议的行为后果应归属于美能达公司。因此,美能达公司诉求没有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起诉。三、我入职美能达公司从事汽车维修工作,美能达公司未对我进行任何岗前培训,就让我上岗。我的日常工作是处理简单的汽车维修工作或协助其他维修师傅处理复杂的维修工作。美能达公司派工失误,导致涉案车辆受损,美能达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请求法院依法驳回美能达公司的诉讼请求。综上所述,我在工作时间,听从美能达公司安排维修涉案车辆导致车辆受损,美能达公司应当赔偿涉案车辆损失。美能达公司要求我承担责任没有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诉讼。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和答辩意见依法提交了证据,美能达公司提交了《劳动合同》、《考勤记录表》、《天津银行网上银行电子回单》两份、《山东增值税普通发票》两份、《汽车维修清单》、《收条》、济槐劳人仲案字〔2019〕第1536号《仲裁决定书》、《协议书》,美能达公司、李全均提交了《易捷美能达客济南88站出厂结算单》。本院依法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本院依以上证据并结合当事人的陈述,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2018年11月16日,美能达公司作为甲方(用人单位),李全作为乙方(劳动者),双方签订《劳动合同》。合同约定,本合同为固定期限,自2018年11月16日起至2020年11月16日止。乙方根据甲方工作需要,从事维修岗位(工种)工作。乙方工资标准为3500元/月,绩效(奖金)根据乙方的工作业绩、劳动成果和实际贡献按照内部分配办法考核确定。甲方建立健全操作规程、工作规范和劳动安全卫生、职业危害防护制度,并对乙方进行必要的培训。乙方在劳动过程中应严格遵守各项制度规范和操作流程。乙方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给甲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乙方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支付违约金,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合同还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
李全于2018年11月16日入职美能达公司,后期升职为主管。2019年5月1日起,李全的工资为每月3500元加提成。李全于2019年8月底离职。
2019年8月13日,案外人郗立才到美能达公司修车,美能达公司为郗立才提供了更换变速箱油、更换轮胎、赠送洗车服务,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使用了福斯变速箱油、福斯迅拓齿轮油、马斯特轮胎等,郗立才为此支付修车费用2860元。《易捷美能达客济南88站出厂结算单》载明修车时施工人员为李全。郗立才将车辆开走后,行驶到聊城时车辆出现故障,便在聊城修车,花费维修费用15410元。后期查明车辆故障原因为分动箱油没有加。
2019年8月26日,郗立才作为甲方,李全作为乙方,双方签订《协议书》。《协议书》载明,甲方郗立才,车牌号码鲁A1D576,于2019年8月13日-14日于乙方处进行保养维修,更换变速度箱、差速箱、分动箱油。由于乙方操作失误,分动箱油未加,导致车辆于2019年8月15日正常行驶中分动箱破损,经协商,双方达成如下协议:1.乙方负责车辆维修一切费用,含维修费、拖运费及产生的其他检查费用等,包括由于该次事故导致的车辆相关部件或维修的费用。2.乙方一次性赔付20000元(此处有改动)给甲方,该费用含一切经济损失,再无其他费用。三个工作日内付清。3.维修完毕送4S店检查,保证维修件原厂新装,车辆整体性能良好。
2019年9月2日,美能达公司法定代表人郭茹分两次向郗立才转账20000元、15140元,并分别注明车辆维修经济损失费、车辆维修费。同日,郗立才出具《收条》,载明今收到8.26签订协议书车辆经济损失费20000元。2019年9月21日,聊城市东昌府区汇众汽车维修服务中心为郗立才开具《山东增值税普通发票》两张,载明鲁A1D576劳务配件及维修费用为6140元、9000元。
美能达公司在本案诉讼中陈述,车辆出现问题后车主找其协商,其查明是李全个人原因,李全当时没钱,是其先行支付的。李全说自己去处理,赔偿的钱不够,其先给垫上,从李全工资里扣。李全是带班班长,是李全操作失误,车辆维修已经结束了。2019年8月底,李全请假回家凑钱,假期到了后就没回来,后来听说李全去其他单位工作了。由于分动箱没有加油,造成了车辆多处损坏,必须大修,使车辆进行了贬值,相当于车辆变成事故车。当时车主想一次性处理完,包含了车辆已经产生及可能产生的后续经济损失。车辆正常保养是李全一个人负责,李全当时属于车间主管,工作就是负责派工及技术支持,是有岗位补贴的。涉案车辆发生损害后,井洪元、李全、杨波到现场救援。因车辆维修,井洪元、杨波、李全又去了聊城一次,到车主指定的修车厂与车主协商赔偿事宜和维修,井洪元和杨波负责车辆技术检验,李全确认赔偿细节,并签协议书。
李全在诉讼中陈述,涉案车辆是由两个人负责维修,另外一个人是修理学徒,两人都参与了维修。其在美能达公司工作前从事修车工作五六年,全都是国产车,其没修过进口车。其对分动箱不是很了解,修了涉案车辆之后才知道。维修涉案车辆时技术总监杨波让先把分动箱的油放出来,看看颜色,然后其就放完了分动箱的油。因厂里没有分动箱的油就没有加油。第二天维修的车辆很多很忙,当时厂里为其配发了变速箱油和分动箱油,该两种油是不同的油类。因其对该车不了解,看着像分动箱的螺丝就拧开了,其就将分动箱油加到变速箱了。其当时不知道加油口是变速箱的,变速箱的加油口和分动箱的加油口是挨着的。当时修理完毕后,其试车没事,客户就开走了。其与店长、杨波、车主在聊城修理厂谈的赔偿问题。店长让其在协议书上签字,但称钱由公司付,其当时有点懵,让签就签了。签协议时没说让其赔偿,之后到8月底,主管副总找其谈话,让其赔钱。其当时说回家跟家里商量一下,就走了不干了,8月31日公司找其签赔偿协议,将其堵在了办公室,之后其走了就没干。其认为,赔偿数额问题应根据双方劳动合同或单位规章制度的规定,根据过错大小、损害程度参照劳动者的工资收入水平确定应赔偿的数额。如无合同约定或规章制度规定,则劳动者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其根据公司的约定,与受害人签订的协议书中约定赔偿的所有损失为2万元,该2万元包含一切经济损失,再无其他费用,美能达公司主张返还35140元没有依据。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法律之所以如此规定,系因单位均由自然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组合而成,单位的意思表示和具体法律行为均由具体的自然人对外作出,自然人的行为代表单位,单位自然要承担相应的经营风险。该法律规定适用于侵权行为主客体之间,但不适用于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后的内部归责问题。单位对外承担责任后,是否有权向劳动者追偿,系本案双方当事人之间争议的焦点问题。
如上所述,用人单位的经营风险应当由其自行承担,在劳动者正常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失的,用人单位无权在内部要求劳动承担赔偿责任,否则必然产生风险转嫁的道德风险,影响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在劳动者在执行工作任务时,因故意或重大过失导致单位产生损失的追偿或赔偿问题,我国在法律层面尚未有明确法律规定。但如劳动者对相关损失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其行为已经超过了正常执行工作任务的范畴,如不对劳动者的过错进行规制,则会对用人单位的正常经营和管理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同时也不利于劳动者谨慎、勤勉的完成其工作任务,导致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权利义务的失衡,有违基本的公平原则。同时,对赔偿责任的承担应从严认定,保证劳动者劳动报酬与劳动风险之间的合理性和适当性。
基于此,《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十六条规定:“因劳动者本人原因给用人单位造成经济损失的,用人单位可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经济损失的赔偿,可从劳动者本人的工资中扣除。但每月扣除的部分不得超过劳动者当月工资的20%。若扣除后的剩余工资部分低于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则按最低工资标准支付。”《山东省企业工资支付规定》第三十条规定:“因劳动者原因造成企业经济损失需要赔偿的,企业可以从劳动者工资中扣除,但扣除后的剩余部分不得低于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上规章中的劳动者本人原因应为劳动者故意或重大过失的原因。参照上述两项规章规定,在劳动合同对赔偿方式、标准进行了约定的情况下,用人单位可以按照合同约定要求劳动者赔偿。在劳动合同未进行约定的情况下,用人单位亦可要求劳动者进行一定的赔偿。本案中,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中没有关于李全工作失误造成损失需要赔偿的约定,但如李全执行工作任务时存在故意或过失导致单位经济损失的,其应承担赔偿责任。李全在诉讼中辩称,车辆由两人负责维修,另一维修人员为修理学徒,美能达公司未对其进行过专业培训,其没有维修资质,亦没有修过进口车。美能达公司对此不予认可,认为只有李全一人负责维修。本院认为,双方均提交的《易捷美能达客济南88站出厂结算单》仅记载了李全为实际的维修人员,并未显示美能达公司还派工给其他员工,本院对李全的该陈述不予采信。即便按李全陈述,涉案车辆由两人维修,但另一维修人员为修理学徒,其亦系该车辆维修的主责任人。
李全在对车辆修理过程中,将应当加入车辆分动箱的分动箱油错误的加入变速箱内,导致车辆损坏。对于李全的该行为,美能达公司无证据证明系李全故意为之,但该行为是否构成重大过失,应当结合车辆的维修难度以及李全的技术水平综合判断。本案中导致车辆受损的唯一原因即分动箱油加油错误导致。从李全的陈述看,其在加油前已经将车辆分动箱内的旧油排空,其对涉案车辆存在分动箱且需要更换新分动箱油是明知的。更换油品前,美能达公司也向李全拨发了变数箱油和分动箱油两种油品,且李全对该两种油品并非同一种类亦为明知。在此情况下,李全仅需将相应的油品加入相应的汽车组件中即可,该操作并不需要专业的高难度的维修技术。李全作为从事汽车维修工作五六年,即便美能达公司没有对其进行专业培训,其作为熟练维修工人在维修车辆时应时刻保持认真细致的工作态度,尤其是维修其没有修过的进口车辆更应审慎为之。但因其疏忽大意,而非技术不足的原因,导致油品更换错误,造成了车辆的损失,其该行为构成工作中的重大失误,应当向美能达公司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美能达公司要求赔偿的金额为车辆维修费15410元及美能达公司支付给车主的20000元赔偿金,其理由为《协议书》签订的合同主体为李全和车主,按照该协议的约定,上述35410元均应由李全自己承担。本院认为,该协议并没有明确的由李全承担赔偿责任的意思表示,相反,协议约定的内容中含有车辆“于乙方处进行保养维修”表述,而维修保养的相对方为美能达公司而非李全个人,且在签订该协议后,美能达公司按照该协议直接赔偿了车主,表明美能达公司认可应该其为该协议的相对方。美能达公司也未就其所称的,其与李全达成了由其赔偿后再向李全全额追偿的事实提交证据。因此,美能达公司无权以该协议的存在,要求李全全额赔偿其35410元。
本院认为,即使用人单位因劳动者重大失误产生经济损失,此损失亦为单位正常经营风险的范畴,是可尽量防范但不可完全避免的客观规律,不可将该风险全部转嫁予劳动者。在双方未对赔偿标准及范围进行约定的情况下,应当结合具体工作的工作难度,单位管理的规范性,劳动者的过错程度,劳动者从事该工作的工资报酬,产生损失的性质、大小等因素综合进行判断。该赔偿的目的在于惩罚劳动者过错并使得劳动者在后续工作中提高警惕,引以为戒,弥补用人单位的部分损失,而非简单的侵权赔偿。如上所述,李全的过错在于疏忽大意,过错明显,但汽车属于可高速行驶,具有一定危险性交通工具,对其维修检测应当通过技术和制度的安排,最大限度的保证车辆维修后的安全性。从本案看,美能达公司涉案车辆交由李全一人进行多项保养维修,并由李全本人对车辆维修后的状态进行试车,不利于发现维修工作中的失误。按照车辆维修保养的一般规范,在单位向维修工下发维修配件或油品后,维修工应将更换的配件或已使用油品包装盒交换单位并登记,以保证车辆实际进行了维修保养。但美能达公司在向李全拨发了分动箱油和变数箱油两种油品,而李全仅使用了分动箱油,未使用变数箱油的情况下,美能达公司并未发现拨发的变数箱油未使用。因此,美能达公司在维修保养工作中的监督管理制度存有一定的缺陷,对相关损失的产生,美能达公司亦有一定责任。
关于损失,其中的15410元为车辆维修的直接损失,该损失应认定为李全应赔偿损失的范围。另外20000元,系美能达公司与车主之间协商确定的金额,而非依照法定损失的种类及赔偿标准核算得出,损失性质不明。但因李全参与了赔偿的协商过程并代表美能达公司签订了协议,其对自己的过失亦应明知,故在无其他证据的情况下,该损失可列入确定李全赔偿金额的参考因素。李全的工资报酬仅为每月3500元加提成,其工作中的风险还应当考虑对其生活的影响,保障其生存权。综上,结合上述事实的存在及赔偿的主要目的并非完全弥补用人单位的损失,本院酌定,李全向美能达公司赔偿5000元。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参照《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十六条、《山东省企业工资支付规定》第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李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山东美能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赔偿损失5000元;
二、驳回山东美能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计5元,由李全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张斌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官静
返回
友情链接: 济南刑事大律师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济南重大刑事案件律师   经济犯罪   暴力犯罪   刑事辩护   统河法律学术   杨统河律师   杨统河律师   刑事律师   山东刑事律师辩护网   统河刑事辩护网  
Copyright by 2012-2021 山东统河律师事务所 鲁ICP备12023923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杨律师电话: 13573787148     地址:
济南市槐荫区西客站绿地中央广场C3地块A座23层(日照路与临沂路交叉口西南角)。